《银河写手》:进击的小人物

来源: 万达电影人气: 4802024-04-03

什么?“三狗”主演电影《银河写手》了?

喜人出息了!

这部影片故事简单,但情节肆无忌惮。讲的是生活在北京常营地区,一群编剧的故事。如果用植物来形容他们的角色:

张了一(宋木子 饰)是听不进修改意见的“荆棘”,孙谈(合文俊 饰)是什么都好好好的“圆菜”,害虫(李飞 饰)是拐了弯垂下,转行当演员的“杨柳”。

他们在改剧本——《七秒人》的漫漫征途中,承受了甲方数次的挑剔,还有爱情的背离、友人的意外、身体的重担以及自我认知的重塑。

最后的完结是点睛之笔。百年间,人类被AI取代,弥留的珍贵之物反而是由人创作的,一个甚至还有错别字的剧本。不完美、够真实、有温度,才珍贵。

生活不是喜剧,悲喜交加是它的原貌,这部喜剧却将二者巧妙融合。

《银河写手》是一场普通人的烟火。作为旁观者在欣赏的同时,也已成了景致中的一部分。

值得一看,我们“三狗”呈现出的,我们每个人。

命运的齿轮又转了

一次偶然,合文俊在群里看见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招募的消息,马上就抱着自己写的东西参加了读稿会。

可没想到“读稿”居然是要把稿子背熟了演出来,合文俊愣了,站在台上干念。不过“大哥莫说二哥”,宋木子也一样。他看了四周,径直找到落单的合文俊,问道:“你忙不?能不能帮我演一下?”

那时他俩还不认识,这次助演是交集的起点。

李飞从2017年开始,在其他节目跟他们有过接触。因为之后的创排“二狗”总觉得少了什么,就找来了李飞“搭伙”。神奇的是,他们在一块像比奇堡三兄弟,意外出彩。

“三狗”,成了!

后面的故事大家比较熟悉。不论是红缨枪登上初舞台的《三狗直播间》,还是映射打工人日常的《丛林法则》......“三狗”带来了用心的作品,自创的“耍狗坨子”风格也出了圈。

但等节目结束,“三狗”分道扬镳,各自寻找接下来的着落。

时间转眼就到了《银河写手》,那时导演在朋友圈发了海选信息,他们三人竟恰好都看见了,还各自去往了现场面试。

演员的市场竞争很激烈,组里来了不少人。经过几轮的筛选,导演确定了“三狗”。

“宋木子、合文俊还有李飞,选他们仨一起不是特意的,是因为他们是面试的演员里,最想出演,对角色的渴望最强烈的。”

尤其宋木子,他一共面了四次,每一回都拎上饮料,到了现场就跟所有人搭戏,把张了一涵盖到的情绪都试了个遍。

最后一次,导演被他折服,觉得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就是了。

人物是电影的核心,怎么确定谁可以诠释哪个角色,或许就是在他们的身上,能从某一瞬间开始代入相同的影子。《银河写手》由他们演绎,是意外,更是注定。

“三狗”,又齐了!

世界是个巨大的草台班子

拍摄《银河写手》的过程有些“潦草”。每天都跟摆摊似的,一天在这一天在那,许多场都是等没人了,凌晨才开机。

最难的那次,是他们拍“埋剧本”的戏份,张了一和孙谈去往郊区模样的地方,要将《七秒人》埋葬。

那时正值北京冬天,晚上刮的风在空中都旋上几趟。等他们结束了拍摄,从坡上下来,猛然发现“家被偷了”——帐篷,包括包和桌子各种东西,全被风吹跑了。

“对啊,是没影了,不是刮倒了。”更别提通电取暖,连回程都成了难事。

剧组是个草台班子,条件也不太乐观,但现实生活更是如此。

合文俊在大学期间开了家甜品店,那会儿为了能多挣些钱,他选择自己配送。没过多久,电瓶被偷了,他吸取教训做好防备措施,可第二次,连瓶带车都不见了。

他算了算损失的钱,似乎还是让平台送划算得多。

李飞来参加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时,拉着个行李箱就来了。没曾想一录就是大半年,住的是小旅馆,吃的是米未食堂,夏天的衣服穿到了冬季。

节目一结束,他又进入了“颠沛流离”的状态。有活就进剧组,没活找朋友借宿。好长一段时间,酷滕、合文俊的家是李飞主要的聚集地。

宋木子当编剧的经历里,也不乏修改剧本的“七七四十九难”。这样一看,他们实际的过往和影片中角色的“潦倒”相当。

孙谈为了写出更贴切的情节去当外卖员,因为意外超出时间被拒收,坐在马路牙子上把饭吃完,又急忙投入配送。

害虫和女友分手后,他拖着行李箱,满脸泪光,在街上无处可去的游荡。

张了一不认可修改意见跟甲方起了冲突,对方指出“感情部分写得不具有合理性”,他用朋友的事揭示“生活本身就是没有逻辑的”进行抨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原先该桥段堆砌了许多平淡的道理,但宋木子代入自己真实当编剧的感受,认为应该把情绪外放,才有了更加贴切的展示。

这种基于现实的写照让《银河写手》显得更真实。而这种真实,拉近了演员跟角色,拉近了观众和电影。

人物没有成长

2023年第十七届FIRST主竞赛单元中,《银河写手》入围了剧情长片。出乎意料的是,常在影展中不起眼的喜剧片,它竟然反响很好,最终夺得了评委会大奖和最佳编剧奖。

后来,FIRST 执行官李子为把《银河写手》拿给周星驰、姜文都看了,他们也觉得不错。甚至向导演抛出了“橄榄枝”,或许之后能一块儿创作。

这对“三狗”来说,听见观众的好评,来自大佬的肯定,就好像一下步入到了绚丽的殿堂,高光的瞬间被无限延长。

看上去,这是个人物一步步走向成功的爽片叙事。但人生不是条只会向上的斜线。

前些天,合文俊在机场遇见张颂文。打了招呼后还想和他聊上几句,可没来得及,他行李就到了。

为影片做宣传时,“三狗”在常营发传单。宋木子高唱《宋木子之歌》,合文俊被保安喊停“那个,商场里不要拍摄啊”,李飞在人流不止的广场上徘徊,仍然发不出几张。

“咔嚓”,他们轻轻的碎了。

没想到走出高光,“三狗”依然没有成长。

在《银河写手》的片尾,张了一对孙谈说自己打算离开北京回家发展,不做编剧了。可对于“三狗”来说,没有放弃的想法。

即使不太容易,不好坚持,他们还是想继续,就像影片中的“OK”手势,被社会拿捏但一切都还OK。

问到之后的发展,李飞希望成为王迅那样的演员。他喜欢演配角,他觉得一个好的配角不是没有代表作,而是任何出演过的都能被称为代表作。

宋木子则是想尝试更多不同的角色,争取让大家看到不只是耍狗坨子,演戏他也在行。但话锋一转,又说到,“要是35岁我还没成,回益阳开个螺蛳粉店也不错。”

“没有成长也是成长”,即使普通也很可贵。

《银河写手》不是教人摆烂,当软柿子,也不是一昧撒鸡血,是丢弃堆积上身的沉霾,在磨平了棱角后,外表是一颗光滑的鹅卵石,内在还是原本的样子。

采访最后,我们让“三狗”想一个梗来推荐这部电影:

“《银河写手》,unbelievable。”

“《银河写手》,喝点小酒。”

“《银河写手》,临摹野狗。”

烂梗横飞,他们依然找不到那个满意的答案。

宋木子说:“不是,现在就挺喜剧的啊,哈哈哈。登上大银幕了,也挺顺利的完成了采访,结果被一个梗难住的三狗。

在理想和现实生活中,我们选择了想梗。”


资讯评论

首页
资讯
电影解说
快看
直播